第二一百二十七章 残酷

    一晚上过去,不论是倭寇还是官军,都损失惨重,精疲力竭。双方无法占得上风,于是暂停进攻。官军退回罗店,倭寇退到罗泾,但卢镗在一个时辰后,突然又发起了进攻,他组织了一个突击队,绕到罗泾后方,切断了倭寇的后续通道,倭寇乱了阵脚,又往后退了三十里,但突击队阵亡了十之五六。而此时两方实行不间断炮火攻击,各自轰开大炮,轮流轰击对方阵地。

    “唐顺之的水师在舟山拦截了一批想要在金山卫登陆的倭寇海船,”胡宗宪得到最新军情:“水师打了一个不小的胜仗。”

    广东水师也前来参战,和唐顺之率领的崇明岛水师在舟山布防,乘风发炮,黄昏时分湖面上吹起西北风,唐顺之下令在船上装满火药柴薪,迫近敌船,顺风放火,风急火烈,迅速蔓延。一时烈焰飞腾,不多时便烧毁敌军二十艘大船,倭寇死伤过半,其首领一死一伤。这一场大仗杀死了不少倭寇,但水师伤亡也不少,尤其自愿点火撞沉敌船的官船也尽数沉没了,而唐顺之的大船差一点被围,险遭不测。

    陈惇一颗心放了下来,在胡宗宪的战略中,水师的作用更重要。

    胡宗宪立刻传令唐顺之救援太仓,届时源源不断登陆浏河口的倭寇会面临两面夹击。

    接下来两天,不光是官军,倭寇似乎也在调整部署,浙江宁波的倭寇五百人,企图穿越杭州湾,直达嘉兴,然后穿越太湖——但俞大猷的阻击让他们不能前行。

    从全军来看,双方仍然在继续增兵,唐顺之的船队驰援太仓之后,广东水师一下子面临重任,在福建沿海遇到大规模的倭寇船队,一路北追,但是仍然追之不及,大部分倭寇仍由金山卫登陆,汤克宽的队伍压力更大。

    “我们在昆山可以打个包抄……调周庄的官兵上张浦,为左右翼,以防倭寇遁逃;让镇海卫准备夹攻。”胡宗宪道:“如果倭寇进攻猛烈,则据险死守,仍需以小股部队出击,迟滞敌军攻势,挫其锐气。”

    陈惇将军令写完,又让胡宗宪看了一遍,亲手装进了竹筒之中,让传令兵带走了。

    “卢将军的办法管用,”陈惇道:“不过敢死队这办法,对我军是极大的消耗。”

    倭寇现在步步进逼,卢镗冒险组织敢死队,在倭寇进攻时插入他们的后方,搅得倭寇前后不宁。

    陈惇正在查看地图,忽然听到胡宗宪问道:“你是否觉得,我这个计划太过冒险?”

    “开辟淞沪战场吗?”陈惇转过头来,道:“刚开始我听你讲,还以为你疯了。”

    将百年繁华的淞沪之地开辟为战场,迫使百姓迁移,这本身就是前所未有的事情。以前抗倭不过是围城之战,百姓躲在城里,侥幸保全城池,百姓松一口气;若是不行城破,只能任凭倭寇饱掠而去,向天咒骂而已。但让百姓离开自己的家园,而这家园在他们走后,立时变成废墟,这的确是难以想象。

    虽然胡宗宪将淞沪之战的战略目的说得明明白白,是为了把倭寇的主力从福建、浙江吸引到淞沪,这个目的其实是为了实现之前他和陈惇商量的一件事——胡宗宪和陈惇都认为抗倭应于海上,但张经策略失误,将倭寇放入了内地,而且在两年的时间里,倭寇甚至在沿海一带建立了大大小小上百个据点。一旦有了据点,敌情更加叵测复杂,而倭寇更加游刃有余。

    所以当倭寇集中在淞沪时,官军就可以清除福建、浙江的倭寇据点了。一旦达到这个目地,其实就算他们成功了。但淞沪面临的就是前所未有数量的倭寇了,这就是许多人反对胡宗宪计划的原因,倭寇聚集了最大力量进攻淞沪怎么办?王直孤注一掷怎么办?官军一旦失守怎么办——淞沪之战一旦失败,倭寇就可以长驱直入,不仅可以南下进攻杭州,还可以西去进攻南京这个根本之地了!

    谁能背负这个责任?

    所以战争的风险实在是太大,若不是胡宗宪拍着桌子说自己揽全责,这个计划根本不会开展。谁会冒这个风险呢,人人都想稳中求进,都不想出了事被问责。所以这也是陈惇钦佩胡宗宪的原因,就像他说的,这世上勇于任事的人并不多。

    胡宗宪的压力当然大,如果这仗失败了,他可就是放倭寇深入内地的罪人了,这罪人还是永远洗不脱罪责的那种。当然陈惇的作用也不小,估计他头号帮凶的名头少不了。

    “你一定保证打赢这仗,”陈惇摇头道:“不然大家都要死啦死啦地。”

    “死啦死啦地?”胡宗宪疑惑道。

    “倭寇的话,”陈惇做了个鬼脸:“意思还是挺直白的,对吧?”

    这些日子,双方无休止地打仗,死伤都比较惨重,每天都有大批伤员撤退回来,陈惇发现楚嫣似乎已经变成了一个合格的军医,她熟练地包扎、熬药,不过她也在不停地打听,想要从士兵的口中得知弟弟的情况。

    陈惇摇摇头,战场上谁还会去问敌人的名姓呢?

    “你有没有看到一个十三四岁、个子高高的,眉毛像轻烟一眼的男孩?”楚嫣不厌其烦地问着,希望有人能想起来。

    “个子高高的?”一个伤员呵呵道:“俺见过的倭寇都矮矬矬地,还比不上俺家的门栓长哩!”

    众人都笑起来,陈惇也忍不住笑了一下,看来倭寇品种就是这个品种,从古至今都是这个品种。因为这一次倭寇不像以前是真倭少假倭多,这一次真倭多,是王直在日本岛招募的货真价实的浪人、武士,还有他手下训练有素的倭寇,以及被裹挟的海盗,的确是战力强大。

    楚嫣见多了陈惇的稿子,也会采稿、撰稿,她帮陈惇分担了记录员的重任,每日的军情就由她负责记录,而且她还记录了许多陈惇都不曾在意的东西,让陈惇思索回去是不是要招几个女编辑。

    淞沪战场陷入僵持中,双方谁也没法打破僵局,战局一直胶着,直到一天忽然停息了一早上的炮火,虹桥传来消息,说王直派使者前来谈判。

    使者到来的时候,陈惇没有见到,因为他和成远正在往太仓送粮的路上。

    太仓储备的粮食足够支持两个月的,但倭寇也知道太仓粮地,竟然阴险地纵火点燃了粮仓,一下子可算是焚毁了上万石的粮食,前线没了粮食,所以陈惇自告奋勇地担下了去送粮的任务。

    他和成远带着团练一百五十人,先是坐船抵达了昆山,然后从昆山徒步北上。秋天已过冬天就要来临,田里的稻子早已收割完毕。半年前他还来过昆山,这里的田野还是苍苍郁郁,如今的田野在密集猛烈的炮火早都变成了泥坑。道路上、水田里,到处是大大小小的弹坑,还有被炸翻的瓦片木头,仍旧在燃烧。

    抵达太仓的时候就看到尸体相叠,纠缠在泥泞里的一幕,刺眼的猩红和遍地的碎泥一切搅成一团,汨汨流淌的鲜血浸透了这片伤痕累累的土地。

    浓烟滚滚,硝烟蔽日,到处都能见到熊熊燃烧的火光,尸体就这样横七竖八到处堆放,刺鼻的硫磺火药味还有尸体被烧焦后的焦臭味,空气之中还混合着血的腥气。这股令人窒息的死亡气息弥散在呛人的空气中,让陈惇心头一哽。

    穿过一片瓦砾废墟和火海,和漂浮着腐烂肿大的尸体的池塘,陈惇见到了卢镗和他的军队。

    “……队伍没经过任何休整补充,十分疲劳,作战能力严重下滑,”卢镗说到这里停顿一下,“倭寇也是。他们今早上自动停火,说是要和咱们谈判。我建议接受谈判,暂时停止进攻。”

    陈惇点头道:“胡大人也是这么想的。”

    卢镗也负了伤,说话的时候牵动左臂的伤口,不动如山的神色也难掩一丝痛苦,但他还有太多的事情要做,他还要确保倭寇不是耍诈,他还要预防倭寇有可能的偷袭:“……我们要固守罗店以南与浏河以西地区,内新镇、曹王庙及沈家桥分兵三百,如果倭寇来袭,就攻敌两翼!浏河之线被撕开了一个口子,要重新构筑据点工事,阻击敌人!”

    阵地上是一片寂静,没有了震耳欲聋的炮声,没有了密密麻麻的箭矢穿空的声音,官兵们趁着这个空隙,加紧抢修加固工事。整个关帝庙周围二十里地已经面目全非了,那神像早在第二天就被倭寇的火炮炸得支离破碎。而最可恼的就是罗店近郊原本就多水网,又下了一场暴雨,掘地不到几尺,便渗出了泥水了,连个掩体都掘不出来。

    没有人喜欢泡在泥水里作战。然而官军就是这样泡在浑浊不堪的脏水里,顶着炮火,击退了倭寇一次又一次的进攻。整个罗店战线炸成了一片焦黑,到处都是死尸和残缺不全的肢体,脚下的血污一层又一层,忽然听到身后一阵难以自抑的呕吐声,陈惇回头一看,原来是团练的几个人脸色煞白,已经无法忍受眼前的惨烈景象,竟吐了出来。

    陈惇知道第一次上战场的人很多都是这样,他们只是见到了战场的残酷,还没有亲身感受一下,但战场是让新兵最快成长起来的方式,陈惇知道淞沪之战只是开了个头,以后还有更多的投入,而这些人,不须要多少时间就可以从预备役变成正式役了。
小提示:按【回车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
 ** 作者:惊年渡所写的《明朝当官那些年》为转载作品,章节 第二一百二十七章 残酷由网友发布。**
 ①如果您是《明朝当官那些年》作品的版权所有者但不愿我们转载您的作品,请通知我们删除。
 ②书友如发现明朝当官那些年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,请向本站举报,我们将马上处理。
 ③本小说明朝当官那些年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,与55读书小说网的立场无关。
 ④如果您对明朝当官那些年小说内容、版权等方面有质疑,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发短信给管理员,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!